当前位置: 企业信息门户网 > 教育> 百年前凭一己之力办名校,死前却被拒参加校庆,今天的热搜最应该

百年前凭一己之力办名校,死前却被拒参加校庆,今天的热搜最应该

发布时间:2019-11-23 13:49:23 人气:807

过去的年轻人现在很强壮。南开一百年都不会忘记张伯苓。

|作者:赞成咖喱

昨晚,一场大规模的忏悔在世界各地上演。

纽约纳斯达克、新加坡滨海湾、上海外滩、广州“小野蛮人”、北京奥林匹克体育公园、西藏布达拉宫广场、海口滨海大道、成都宽寨胡同、香港铜锣湾时代广场...所有看过的大屏幕上都充满了对她的爱。

纽约

上海

香港

她是南开大学,该校于10月17日庆祝成立一百周年。

一些校友表示,这是近年来南开为数不多的高调时刻之一,这一直是低调的。

一个世纪前,硝烟弥漫,枪炮声四起,乱世沉浮,南开生来就是为了拯救国家,越是难开(办)。在这背后,“南开之父”张伯苓经历了艰辛,但并没有为自己而活。他几乎独自创造了一个著名的海外教育奇迹。

过去的年轻人现在很强壮。南开一百年都不会忘记张伯苓。

同年,在南开中学教过汉语的老舍和南开学生曹禺为他写了一首生日诗:

如果你知道有中国,你就知道有南开。

这不是一个打击,也不是一个打击。

的确,世界上每个人都不知道。

南开有张校长吗?!

放弃兵役,成为一名教师

1891年,15岁的张伯苓被天津北洋海军学院录取,主修航海和驾驶。四年后,他以“最佳排名第一”的成绩毕业。

可以说,北洋海军学院的毕业生应该在毕业前一年在北洋舰队的一艘船上实习一年。然而,1894年,清政府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遭受了灾难性的失败。几乎所有北洋海军都被摧毁了。整个北洋学校的学生找不到实习的船。

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张伯苓不得不在家呆了一年多,直到1896年他才能够等待一艘“同济”号船。

张伯苓穿着清军制服

在船上实习后,张伯苓发现整个清海军都充满了挫败感。当听老兵们讲述黄海战争的屈辱时,张伯苓感到胸中悲痛和愤慨,他几乎要哭了。

真正触动他心灵并让他决定改变生活方向的事件发生在两年后。

1898年7月,英国从日本手中夺走了阿哈瓦,并迫使清政府签署了《中英阿哈瓦特别租赁协议》。张伯苓的“同济轮”负责将清朝官员送到阿哈瓦完成交接仪式。在交接仪式上,他目睹了日本太阳旗的降下和清朝黄龙旗的升起,但随后黄龙旗被降下,取而代之的是英国米旗。

两天后,“国旗三变”的巨大耻辱使张伯苓意识到“海军救不了中国”和“要在现代世界生存,我们必须有坚强的公民”。为了培养一个健康的公民,我们必须建立新的学校,培养新一代。我决定投身于通过教育拯救国家的事业。”

所以那一年,他脱下军装,成为了一名教师。

六年后,张伯苓创办了南开中学。但是他想做的远不止这些。他的梦想是建立一所一流的大学。

1917年,他决定去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留学——为了做好工作,他必须先学好。那一年,张伯苓41岁。

张伯苓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时

从学校回来后,他开始到处筹钱,被称为“乞丐和尚”。私立大学最缺少的是钱。为了钱,他甚至会向一些军阀首领鞠躬。但他认为这并不可耻。“我不是乞丐,但我这样做是为了学习,我并不尴尬。”

经过他的努力,南开大学于1919年正式成立。

《燃烧气的老师》

张伯苓常说:“我们南方的教育是一个民族的原则,那就是拯救中华民族!”

1931年9·18事件爆发时,张伯苓立即召开全体师生大会,发表题为“东北事件与我们的态度”的讲话。

他在演讲中慷慨陈词:“中国的未来比日本更有希望。我不应该害怕日本人民”和“我希望中国人民能为自己做任何事,永远不要依赖别人的帮助”他要求南开学生“在国耻中铭记在心,相信他们一生的言行是他们生命的基础,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抱负,永远不会腐烂,直到他们死去。”

南开随即组织了由张伯苓担任主席的国家应急委员会,并在校园里张贴了一副对联:“不要气馁,不要遵守规则,繁荣一个国家有多难;冷静,坚强,决心收复失地。”

1934年,在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开幕式上,讲台对面看台上的900名南开学生每人举着一面小旗。哨声响起时,900个头像上出现了四个字“别忘了国耻”。数万名观众惊呆了,沉默不语,紧接着是暴风雨般的掌声。掌声没有停止,哨声再次响起,并转化为“收复失地”四个字。这时,人群咆哮着。

会议上愤怒的场面让驻扎在中国北屯的日军指挥官梅津美治郎在开幕式上坐立不安。他愤怒地退席抗议张伯苓,但张伯苓拒绝:“中国人正在自己的土地上开展爱国活动。这是学生的自由,外国人无权干涉。”

后来,日本驻华大使馆向国民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抗议的结果是南京政府要求张伯苓约束他的学生。

张伯苓为了应付上述指示,学生领导要“训诫”三句——

第一句话是:“你讨厌它!”

第二句话是:“你很讨厌它!”

第三句话是:“我下次会讨厌它的!要更婉转烦人!”

张伯苓

1935年,日本侵略者把他们的魔爪伸向华北,他们的天津总部和兵营设在南开大学和南开中学之间的广海寺。

在今年的开幕式上,张伯苓向全体师生提问了三个问题,这立即引起了全体观众的同情,激发了爱国主义战斗精神。

张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老师和学生回答:“是的!”

张又问:“你爱中国吗?”

老师和学生再次回答:“爱!”

张又问,“你喜欢中国吗?”

老师和学生再次回答:“是的!”

南开老师和学生越爱国,日本侵略者就越讨厌南开。

1937年7月28日,日本侵略者入侵天津。29日凌晨,日军炮轰南开大学校园。30日下午,100多名日本骑兵和几辆装载煤油的汽车闯入校园,到处放火。

南开大学思源堂中枪后

南开成为第一所被日寇烧焦的中国高等学府。张伯苓半辈子的心血被毁了,这是他所期待的。“南开凝聚了我一生的心血,一旦战争结束,就很难保存它。如果你不能,你就不能。你不能向日本人屈服!如果南开被粉碎,它可以重建。如果国家被摧毁,我们会谈论什么教育?”

面对南开的废墟,他倒下了,变得坚强起来:“南开的物质被摧毁了,南开的精神将因这次挫折而得到加强。”

但是挫折还没有结束。南开被毁仅两周后,61岁的张伯苓再次遭到重创——他的第四个儿子张西湖驾驶一架来自江西吉安的轰炸机,受命在南京抗日阵线作战。他26岁时死于一次飞机失事。

读完电报后,他把它交给他的三儿子张锡佐,说:“看,老四为国捐躯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觉得你能和你妈妈谈谈吗?我不这么认为,以免她太难过。”

他的脸又红又紫,眼睛湿润,但他尽力抑制住它,防止一滴眼泪流出。然后他慢慢地说,“我很久以前就答应他去乡下。我关心今天的事情,但不幸的是他没能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这太遗憾了!”

“体育校长”

张伯苓的教育理念都体现在南开大学的校训中——公平、有能力、与时俱进。

他要求南开的学生“允许公众”,也就是说,把他们所学的应用到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上,为祖国服务,为社会做出贡献。然而,“日新月异”要求南开学生摆脱保守主义,勇于进取,不断适应时代的变化。

在他的推动下,标志着女子教育崛起的南开女子中学成立了。1928年,他怀着极大的兴趣创办了一所小学,然后成立了一所研究所和一所应用化学研究所。由于他的努力,一个完整的南开教育体系正式形成。

除了在中国教育领域做出巨大贡献外,他还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现代体育的发展。

自南开学校成立之日起,张伯苓就将体育思想深深渗透到学校的教育实践中。他认为“学习到死”是一个大禁忌。他大声呼喊:“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首先加强它的种子,一个强大的种子必须首先加强它的身体。”

20世纪20年代中期,南开中学学生不超过1000人,但全校有15个篮球场、5个足球场、6个排球场、17个网球场、3个器材场和2个400米跑道的标准运动场。各种运动轻、重装备都有,甚至最新的全套背部力量装备、手球、护膝等运动用品都是从美国购买的。

无论是南开中学还是南开大学,张伯苓都规定学校必须保证每周有3小时的体育课。不管是男学生还是女学生,体育课的数量都不够,或者考试不及格的学生不能毕业。

今天的南开大学体育中心

1908年,在英国伦敦参加第四届奥运会后,张伯苓深受感动。回国后,他在学校推广奥林匹克理念。

也就是说,今年,几位南开学生在《天津青年报》上写道:“中国什么时候可以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中国什么时候可以派出运动队参加奥运会?""中国什么时候能独自举办奥运会?"这就是著名的“奥运三题”。

后来,在张学良和张伯苓的支持下,短跑运动员刘长春于1932年前往洛杉矶参加第十届奥运会,成为“中国奥运会第一人”。

刘长春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张伯苓在全国体育委员会会议上提出:“中国可以提议申办1952年第15届奥运会。”

因此,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出申办奥运会的人是张伯苓。

政治漩涡

张伯苓一生致力于教育,想摆脱政治枷锁,但在时代的漩涡中也无能为力。

1949年政权更迭时,与张伯苓关系非常好的蒋介石来到他家,说服他跟随他去台湾。张伯苓断然拒绝,说:“你资助了我。”张伯苓的妻子也说:“蒋先生,他老了,身体不好。他不能离开南开学校和他的学生,也不能离开他的三个儿子,他们都在北平和天津。他不能去台湾,更别说美国了……”

蒋介石看到张伯苓和他的妻子态度坚决,不得不起身告别。

已故的张伯苓夫妇

张伯苓的孙女张远后来回忆说,张伯苓觉得自己老了,想寻根究底是有原因的,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有人给张伯苓带来了一条信息:“老同学菲菲不会让老校长搬走的。”

“菲菲”是周恩来的笔名。周恩来是南开大学第一个文科学生,他和张伯苓的友谊持续了几十年。

1916年,周恩来(前排左边)在南开学校(现在的南开中学)学习时和同学们合影。

因此,张伯苓留下了。

然而,1948年国民党“制宪国民大会”后担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的经历已成为张伯苓新时期的“政治污点”。新中国成立初期,他的“教育家”地位被忽视,而“国民党高级官员”的地位扩大了。

1950年4月,张伯苓从重庆飞回南京,受到周恩来的热烈欢迎。当被问及北上天津的困难时,张伯苓的大儿子张锡禄说,他担心有些人会不理解校长返回天津。周恩来回答说:“我写信给天津市政府,解释我们把校长带回来了。”

张伯苓的家人

1950年10月17日是南开的周年纪念日。前一天晚上,南开中学的一位老师来到大理路37号,与和张伯苓住在一起的三儿子张锡佐交谈,大意是校长不应该参加周年纪念。

17日下着毛毛雨。张伯苓穿着雨衣出去参加学校庆典。张锡佐催促他:“爸爸,外面下雨了,你最好不要去。”张伯苓听了之后,立即脱下雨衣说:“好吧,既然下雨了,我们暂时不要去了!”

1951年2月23日,经过两次中风,张伯苓在创立南开32年后在天津去世。

第二天,他的学生周恩来以个人名义去大理路37号表示哀悼。四天后,他的朋友蒋介石在台北得知这个消息,并在日记中写道:“我深感悲痛。”

2016年,天津将举办纪念张伯苓诞辰140周年的活动。

张伯苓的一生可以说是问心无愧的。他曾在东北基督教青年会的一次演讲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中国没有死,但我在这里。”

是的,有了他,中国不会死,教育也不会死。他为中国和教育而活。

1900年,梁启超写了《青年中国论》。到目前为止,“一个强大的青年造就一个强大的国家”这句话已经流传了下来。然而,真正把这句话付诸实践,甚至奉献了他一生的鲜血和生命的是张伯苓。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上一篇:胶州卫健局:打响全市就医环境“厕所革命”攻坚战
下一篇:三代宝马3系车主,把全新325开上赛道后,决定下单买奥迪A4
专访执行指挥熊卓:16万志愿者服务保障庆祝活动
白国华分析韦世豪落选:里皮更多考虑加强防守
猜你喜欢